首 页 民进简介 新闻广角 参政议政 社会服务 理论研讨 基层动态 大事纪要 文化广场 会员风采 视频中心 下载专区
 
当前页面:首页  > 文化广场
“红军”和永宁横垌瑶族的故事
  来源:行政基层委员会 发布时间:2022-05-31

 

素有“粤西第一瑶寨”之称的阳春永宁横垌瑶族村,地理位置特殊:一肩挑两省,一脚踏三市。尽管地处偏远,山路崎岖,从新中国成立前到新中国成立后,行军打仗剿匪途经横垌瑶寨的军队却有不少,其中既有“红军”,也有“白军”(一直以来,横垌瑶民都习惯将中国共产党的军队,无论是工农红军,还是八路军、解放军等都一律称为“红军”;称国民党军队为“白军”)。淳朴勤劳的横垌瑶民既给积极参与抗日的“白军”(蔡廷锴部队)带过路,也给人民的大救星“红军”带过路,借过粮,挑过担,还用瑶医瑶药救治过受伤的士兵。

1918年出生的爷爷赵文秀生前多次告诉过我,他年轻的时候给途经瑶寨的“红军”多次带路,也曾上山采摘瑶药救治过伤兵,有些“红军”还在家里留宿。1937-1949年间,他还断断续续借了50担粮食给“红军”。平时就乐善好施的爷爷说:“‘红军’是专为人民谋幸福的,是人民的大救星啊!如果我不是家里独苗,幼年丧父,母亲又体弱多病,我早就追随‘红军’去保家卫国了!”

1949年出生的赵章新多次向我感慨道:“你爷爷读过十年黄牛学(指地方书塾),当过保甲长,交游广泛,除了会种田,还有看牛牙口识牛的本事,做些‘牛中’(指充当撮合买牛和卖牛两家的中间商)之类的活计赚钱营生,民国时日子过得相对宽裕。只是由于心肠太好,太慷慨了,谁来借粮都给,尤其对‘红军’,恨不得连谷种都给了他们,并且说还不还都不打紧。而他自己和家人累死累活的,却没吃过几餐饱饭!”

1954年出生的赵章华,对“红军”与横垌瑶民的交往印象深刻,他说:“你爷爷借粮给‘红军’的善举我从小就有耳闻,听说他和赵文信都给‘红军’带过路,赵文灿率领一班年轻瑶民还帮‘红军’挑过担……”

赵文灿的儿子赵章金出生于1963年,他也经常听父辈提起“红军”剿“白军”夜宿横垌的往事:1947-1950年间,国民党陈文、李鸿万残部盘踞在山高林密的永宁西山,作垂死挣扎;他们暗地里还跟土匪勾结在一起,西山人民深受其害,苦不堪言。

1948年的一天傍晚,听说有大批军队经过,瑶民们马上跑上山躲藏起来。山上的瑶民后来听到有人在山脚喊话:“我们是红军,不要怕!大家快出来吧!”“我是平坑的覃环昌,我要找赵文灿!我是他的小舅子!”

赵文灿和几个胆大的首先钻出灌木丛,远远望见,站在队伍前面的果然是自己的小舅子覃环昌,从穿着打扮看,跟前两天路过的土匪和“白军”完全不一样,应该是人民的大救星“红军”来了。搞清楚情况后,大家纷纷从山上跑下来,热情地招呼“红军”到自己家里留宿。“红军”拿出刚从溃败的国民党军队里收缴的猪肉和粮食做饭,瑶民们也拿出自家种的蔬菜瓜果,并杀鸡宰鸭招待“亲人们”。那一夜瑶民们和“红军”载歌载舞,喜笑颜开。第二天一早,赵文灿组织村里的青壮年为“红军”挑担,将收缴到的枪支物资经坪坑运送到信宜思贺。在思贺,“红军”遇到四处逃窜的“白军”,又打了一次胜仗,继续向信宜县城方向挺进。

赵文灿等人返回的时候,婉拒了“红军”支付的担运费。据传覃环昌因英勇善战立了大功,后来被委派到新疆某军区当了高级干部。

1933年出生的赵章传,经常提起这么一件事:解放初期,大约1950年冬天,“红军”在永宁镇文村和沙田之间的骑马岭剿匪,发生过激烈的战斗。战斗胜利结束后,“红军”收缴了土匪大量的枪支弹药。途经横垌瑶寨时,受到饱受土匪欺凌的全寨瑶民的热烈欢迎和挽留。“红军”见天色已晚,若要到下一个村寨,还得翻过几座大山,山路崎岖,人疲马乏,就决定在横垌休整一晚。当晚,“红军”纪律严明,不肯踏进农家房屋半步,还主动帮忙打扫村里的环境卫生,将房前屋后清理干净,才就地休息。夜幕降临,“红军”开始架灶生火做饭,赵章传母亲及村里的一些妇女自发给“红军”送去自种的蔬菜和自家腌制的酸菜。几位热心的瑶民逮了自家的老母鸡和鸭子送过去,但是“红军”都拒收了。吃过晚饭,“红军”还把剩余的饭菜送给赵章传母亲及村里其他妇女带回家。晚上天寒地冻,瑶民们看到“红军”有的躺在马路上,有的躺在地堂上,于心不忍,纷纷将自家的门板棚板拆下,送给“红军”当床躺着休息。第二天休整结束后,“红军”返还了村民提供的门板棚板,再次清理好村里的环境卫生。准备撤离时,天空下起了细雨,瑶民们依依不舍,给“红军”赠送了蓑衣、斗笠和瑶药。“红军”的领导和瑶寨里的长者商量,请求瑶寨派人带路及帮忙运送收缴的枪支弹药至信宜思贺。寨里长者马上召集青壮年进行帮忙,肩挑背扛,渡河涉水,翻山越岭,顺利运送枪支弹药到达信宜思贺。之后,这些“红军”继续往罗定方向行军。

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前后,年纪尚小的我却清楚记得这么一件事:有那么一段时间,无数背着行军包的解放军和民兵经过横垌,天黑时散落到每家每户借宿,天一亮又急行军。为了给客人一个舒适的休息环境,瑶民们早早打扫好卫生,将放杂物的棚房清理干净,将瑶山茶、花生、黄豆、冬瓜仁等炒熟装好待客,有些还上山采摘山草药熬制瑶浴药液,像等待贵宾到来一样盼望着、等候着……那种淳朴、那种善良、那种热情至今令我难以忘怀。

军民鱼水情!“红军”爱人民,人民爱“红军”。党和瑶民心相连,红色血液代代传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各族人民共同团结奋斗,共同繁荣发展。“一人参军,全家光荣!”瑶民们积极响应号召,争着送儿女去参军,勉励年轻一代入伍锻炼,力争在部队保家卫国,建功立业。“红军”与横垌瑶民的故事几天几夜也讲不完。

 

注:原载于5月22日《阳江日报》文化周刊

 

(文/赵云梅)

 

 

Copyright · 2004 中国民主促进会广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right Reserved
由南方科能 设计开发及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38468062
粤ICP备18086586号